推荐内容
  • 温哥华开启夏天模式 一大波免费活…

    终于结束了上周阴雨绵绵的天气,温哥华终于开启了夏天模式。夏天就意味着一天到晚的疯玩,温哥华的夏天这么珍贵这么好,一天也不能浪费掉。可是出去玩是不是就意...

  • 移民女孩自述:最差劲的中国人与…

    文/MariaLiu我并不是在美国长大的。可总有法国人说,我那咧到耳根子的笑容,一看就知道是美国人。而中国人也从来不觉得我是他们其中的一员——虽然没有...

"糖爹"的钱没那么好拿!高贵林女子被判还130万

时间:2018-06-06来源:車吧俱樂部作者: 点击:
  

加拿大一名富商“糖爹”闹上法院,声称其“干女儿”用爱当幌子欺骗了他,要求赔偿。

B.C省最高法院法官裁定一名居住在高贵林的女子向其“糖爹’支付130万元,用于偿还糖爹为她重建及装修高贵林居所的费用。但“糖爹”索要过去10年间用于假期和礼物的65万元的要求被驳回。

现年65岁的诺尔库姆( Michael Alexander Norkum),主要负责管理萨斯喀彻温省农村的采矿和电力项目建设,并全资拥有的一家公司。他于2004年和妻子分居;目前仍未离婚。两人有两名已经成年的子女。

2007年,当充满异国情调、名叫弗莱彻(Jeanette Elvie Fletcher)舞娘在多伦多地区的一个“绅士俱乐部”中,认识富商诺尔克姆时,这位女子从此开始过上奢华富贵的生活。

弗莱彻出生特立尼达,于2002年移民多伦多,2003年和丈夫离婚后,晚上兼职舞娘赚取收入。

在接下来的9年里,65岁的诺尔克姆给她送上昂贵的礼物,带着弗莱彻坐头等舱到五星级的度假胜地,还给她开工资,月薪1万加币,以方便他“随叫随到”。

但是两人关系在2016年发生冲突,因为弗莱彻开始和另一个男人开始有纠缠,弗莱彻那名61岁的情人还为弗莱彻捐献精子,两人有一对双胞胎。 

”糖爹“和”干女儿“的狗血故事,让法官Dev Dley在18页判决书的开头写道:“性交易、机会主义和虚荣就是这场诉讼的背景。”

一个月一万加币,还有各种福利

自富商诺尔库姆于2007年7月在俱乐部第一次见到当时32岁的弗莱彻(现在是43岁),两人就开始了漫长的“糖爹”和"干女儿"的包养关系。

两人认识几个月后,弗莱彻就同意陪同”糖爹“诺尔库姆前往牙买加,条件是他每天支付1000元来弥补她在俱乐部作舞娘损失的收入。

此后不久,他将她每月的工资升为10,000元,加上健康福利,条件是她必须“随传随到”。

另一名男子

根据法庭文件,同时,弗莱彻还计划通过体外受精成为单身母亲。

她向一名于2006年认识的老情人要求捐赠精子,但没有告诉诺尔库姆这个计划。

2008年4月 - 当两人在墨西哥度假时,诺尔库姆知道弗莱彻怀孕了。

虽然诺尔库姆很震惊,但继续提供他的经济支持,支付了弗莱彻女士的月薪,还为她购买婴儿用品。  

虽然两人仍然保留关系,但2013年富商诺尔库姆知道是另外一名男子捐献精子后,他就变得“非常不安”。

两人最终分开。他为此还扣了弗莱彻的一个月的薪水,但两人后来又和好。

2016年,诺尔库姆“进行了一些调查”,并了解到弗莱彻和另外一名男子有财务纠纷还共同拥有财产。

弗莱彻女士指责诺尔库姆的调查“侵犯了她的隐私。”两人于2016年2月结束关系。

“以爱”欺骗?

富商诺尔克姆最后向法庭提起几项涉及法律的诉讼 - 包括欺诈行为,并要求赔偿过去所赠送的礼物、假期费用以及所支付的薪水等。

他声称,弗莱彻“通过爱情方式进行欺骗,她不过把这种关系当作性交易,用陪伴交换金钱。”

弗莱彻女士则否认了这种欺骗,称“建立在有时类似于家庭圈的交易关系。”

法官在审理案件时,发现弗莱彻曾经把诺尔克姆称为“糖爸”(sugar daddy),她的一些“爱和表达并不真实。”

但法官指“但是,并非每一次不真实都会导致欺骗。”

'付费玩'

法官也拒绝向这名富商诺尔库姆要求赔偿约65万元的假期和礼物费用。

法官指“两人关系已经结束,曾经是礼物,就永远是礼物。”

法官也没有裁定弗莱彻要向这名“糖爹”偿还薪水。法官在裁决中指,这是双方的一个协议,用巧妙术语来形容为'付费', “双方都在讨价还价。”

不过,法官确实发现弗莱彻女士现在和其他人共同拥有高贵林的住宅,这名糖爹支付了装修费用。

法官最后裁定弗莱彻偿还诺克姆130万元,用于偿还诺克姆为弗莱彻和孩子生父共享的高贵林房屋所支付的装修改造费用。

最新评论 共有条评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