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内容
  • 温哥华开启夏天模式 一大波免费活…

    终于结束了上周阴雨绵绵的天气,温哥华终于开启了夏天模式。夏天就意味着一天到晚的疯玩,温哥华的夏天这么珍贵这么好,一天也不能浪费掉。可是出去玩是不是就意...

  • 移民女孩自述:最差劲的中国人与…

    文/MariaLiu我并不是在美国长大的。可总有法国人说,我那咧到耳根子的笑容,一看就知道是美国人。而中国人也从来不觉得我是他们其中的一员——虽然没有...

BBC为中国网红拍片:出身平凡的女孩如何年入千万

时间:2018-02-10来源:头条作者: 点击:
  



 

BBC拍了一部纪录片,叫做《中国网络女主播》。


揭开当下那些年纪轻轻却年入百万甚至千万直播网红的真实生活。





片子不长,管中窥豹。让我们看到了这一“新生代”职业的生产流程和作业方式。

  

女主角乐乐淘,是经纪公司签约主播。工作内容是在直播平台唱歌、主持、陪粉们打游戏、聊闲天。


18岁还在念书时以玩儿为初心进入直播领域,当时压根儿不了解行业前景,圈内规则。




几年下来,有了粉丝,懂了套路,赚了远超过自己想象力的钱。

用她的话说,就在几年前,月入两三万真的已经很多了。





记得刚入门有一次做了15天,到手几万块。这份快钱,立刻让她敏锐感受到这个行业的价值。




观念传统的父母从质疑,到支持,如今女儿每次直播,全家都拿着手机变身忠实粉丝跟着疯狂打call。

她父亲说,曾经埋怨女儿她妈管教无方,纵容女儿每天玩电脑,从没想过,如今她一晚上直播赚的钱就相当于他一个月的工资,简直不可思议。




乐乐淘是千千万万个中国直播网红们的一个缩影。

她们的赚钱方式是通过网友粉丝们“打赏”的虚拟礼物变现,受众群占比最高的是二十出头有钱有闲的宅男们,或者是在网络世界满足自己“无所不能”的底层收入者。

外界看到做网红,一般看到两点,“软性se情行业,LOW”,“青春饭,钱来得太轻松,看不上”。

 在BBC这个纪录片里,对这两个现象都做了描述。

 先说“软se情行业”。这个行业,出卖色相、暴露肉体、屡屡出现的“走皮皮虾”低俗现象,甚至线下卖淫的确屡禁不止。





另一个方面则是,监管已经越发严格。衣着暴露这一个红线不小心踩到,就可能会永久封号。





再说“青春饭”。网红职业受年龄限制极大,赛道拥挤,直播网红们也不断尝试“职业游戏手”、“学习理财巩固资产”、“关注下一个赛道随时转型”。她们当然更有危机。

 事实上,以乐乐淘为缩影的网红们,为了增加黏性,保持关注度,延长职业生命,所付出的远不是保持颜值、嘴甜、会讨好观众那么简单。





首先,她们需要强大的“职业技能”。

要能歌善舞有才艺;

要懂心理学,深谙说话技巧;

要时刻关注热点,不断更新直播内容。

最重要的是,让进入直播间的每个粉丝都有“主人翁”的满足感,和自己独家享有的私密感。




 
其次,强大的体力付出。





乐乐淘说,一开始每天工作10小时以上,到现在已经算小头部,也几乎每天直播到下半夜。

没有吃饭时间,晚上9点吃到一天的第一顿饭,是常态。






第三,她们承担着风险。

记录片里有一个疯狂粉丝,直接到了上海,乐乐淘感到恐怖。





事实上,这几年大热的IP《心理罪》电视剧版,几乎有一半的内容聚焦在网红如何被心理扭曲的变态跟踪、强奸、暗杀,虽然有噱头嫌疑,但“艺术高于生活,源于生活”。

网红的职业,几乎是一场24小时不停现实版《楚门的世界》,暴露在所有数以百万计的观众眼前,风险防范是她们要处理的重大问题。

 最后,她们压力巨大。




大多数网络主播都签约经纪公司,像乐乐淘这样在公司业绩最好的主播,差不多要抽取两成。

而一个小公司就有几千号主播,随时有更新鲜的面孔闪亮登场。



BBC记录片展示了一个场景,乐乐淘不满意经纪公司的安排,被威胁关掉她的直播间。



其中不乏也有潜规则,有各种利益交换的乱象,网红圈就像一个缩小版、低配版娱乐圈。

有那么多苦,但她们没有资格说。在这条微博点赞最高的评价,是观众们写的“有舍才有得”。






事实上,年收入千万的主播到底有多少呢?

 北京市文化市场行政做过一个调研——

 33.1%的网络主播月收入500元以下,不到一成的网络主播月收入万元以上。



同时,这个行业也有自己的虚假繁荣。

 腾讯搜集的数据显示,排在湖南榜单第一的主播,从可见数据上看收入近116万元,却送出110万,实际上收益并非表面看着那么热闹。





要赚最多的钱,就要承受最高的风险,要挑战最大的竞争。

 但无论如何,网红女主播,依然让部分年轻女性,完成了财富火箭般积累,比如乐乐淘,她一天的收入大概在十万左右,同时,出生平凡的她,通过自己努力,成全了自己被关注宠爱捧为“女神”的虚荣心和成就感。





那些方兴未艾的新职业

 网红女主播,只是近些年“暴利行业”的一个缩影。

 随着互联网的入场,人群兴趣越发被细切割,越来越多的行业,正跳脱出固有赚钱模式,打破了热门和冷门专业的界限,改写了所谓铁饭碗金饭碗的概念。

 公号主。他们让写作变成链接个人与世界最低门槛的触点,让自己变成了一个移动的“电台”、“杂志”甚至“电视台”,一个人就是一个平台。

在线老师。得到APP让一辈子在体制内,拿着稳定千元工资的薛兆丰,一夜之间收入千万,他的“经济基础课”售价99元,却卖出了十万份,这个数字最近已经攀升到了20万分。

游戏玩家。《吐槽大会》请来了电竞圈“范冰冰”MISS,她以上亿年收入签约虎牙,以至于李诞吐槽林丹和冯潇霆说:“一个羽毛球全宇宙冠军,一个中国足球最重要人物,两人收入加起来都没有Miss多”。

还有海外代孕服务、淘宝美妆博主、海外理财顾问、股权拆分投资分析员……

 我身边很多看似体量不大的年轻女老板们,用自己的方式,实现了属于自己的“出生农村,年入千万”。

 值得欣慰的是,很多父辈人也像乐乐淘父母一样,在巨大红利面前,改变了职业偏见,放弃了所谓的就业指导。




时代的改变是指数级的,因为科技的发展是指数级的。

 一年前AI是个新概念,今天海底捞这种平价餐厅,等位免费娱乐项目里,有AI探险体验机。

曾经我觉得机器人离普通人生活很遥远,今天,我自己家有一个可以简单跟葫芦对话让他学英语的机器人小绿豆。

 再也不用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现如今,三年就够了。没有谁能指导一个人十年以后的人生。

 我经常在想,是哪些女孩抓住了时代大变革里的大红利,收割了这些红利?

 我观察过,她们都有以下共性。

 肯吃苦。

没有富二代的命,就别有富二代的病。

事实上,真正的富二代都没有我们想象中的富二代病,赌王儿子学习到下半夜,豪门韩雪一开口配音比谁都专业。

就连大家耳熟能详的王思聪前某任女友“雪梨”,自身家境殷实,国外留学归来后,做服装,创品牌,年收入过亿。

“淘宝范冰冰”的背后,是大冬天扛着衣服在异国他乡拍美照,连轴转,怀孕以后,照样挺着大肚子做产品,上直播,一天不落下。



这世道,真的“比你优秀比你美的人,比你拼”,有什么理由不努力呢?

 执行力一流。

羡慕别人的人很多,真正行动起来的人很少。

刚提到的,年收入几亿的电竞主播MISS, 高中时感受到对游戏的热情,决定投入,每周做体能训练,为了保持手指和头脑的灵活性,跟人聊天都在练指法,说这是基本职业素养。





你说“我很爱钱,很想赚钱”,但你为钱付出了什么呢?

有没有“做对社会有价值真正服务他人的工作”,有没有“把自己潜能下着狠手挖到最大”?

 没有玻璃心。
 

MISS上吐槽大会被弹幕骂惨了“这次整容不太行”“笑得好荡啊,果然电竞圈范冰冰”。





虽然众多拥趸努力维护“MISS是靠自己,很真才实学,很励志走到今天”,但没用,东南亚强烈的男权集体潜意识就是——

“你那么有钱,不是靠亲爹,就是靠干爹吧”。

网红也为很多人不齿“跟在动物园看表演,喂一根香蕉有啥区别,LOW逼们。”

但不重要,MISS和网红们很清楚,她们的人生已经发生了怎样真实的变化。

大众看不起她们,她们内心,又何尝看得起那些明明有大把青春,却选择做喷子和键盘侠的大众?

  认知差距。

有些主播靠脸靠卖肉,有些主播靠内容和脑子,发展轨迹是完全不同的。

前者是真的吃青春饭,没有标示性,吃的行业风口的红利,不是自己的本事,更新鲜的肉体和面孔一出现,就无还手之力。

而后者,懂得做矩阵,跨界发展,借机转型,沉淀流量,才会做到与时代共振,滚雪球一样壮大自己,把自己的名字,做成行走的品牌。

 昨天写的《吐槽大会》,李诞说了一句话“我不想清高,我看到了社会的规律,就赶紧动起来呗。”

趁着风头正劲,写书,出作品,参加其他综艺,接受采访增加曝光量。

池子不愿意拍不喜欢的广告,李诞把现金取出来,放在他面前说,拍不拍?

就连李诞上《十三邀》,也是他微博艾特许知远主动请缨求被采访。




 那些“出生农村月入千万”的人,非常清楚自己要什么,绝对不回避自己的欲望,也不在意大众的标签和标准,他们行动很快,努力跑赢时代。

 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我一直不同意“阶级固化”,普通人年入千万的机会,总有人在实现逆袭。

恰恰是,不费力,离家近,时间充裕,还要赚得多,人到中年依然有上升空间,不陷入中年危机——

这种白日梦,就不要再做了。

 命运是天平,你在右边要什么都可以,前提是你在左边,必须放上相应的筹码。

女孩们,别求生活放过你,你要选择,不放过生活。

 

 

最新评论 共有条评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