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内容
  • 温哥华开启夏天模式 一大波免费活…

    终于结束了上周阴雨绵绵的天气,温哥华终于开启了夏天模式。夏天就意味着一天到晚的疯玩,温哥华的夏天这么珍贵这么好,一天也不能浪费掉。可是出去玩是不是就意...

  • 移民女孩自述:最差劲的中国人与…

    文/MariaLiu我并不是在美国长大的。可总有法国人说,我那咧到耳根子的笑容,一看就知道是美国人。而中国人也从来不觉得我是他们其中的一员——虽然没有...

江歌被杀、杭州保姆纵火 为什么好人总是输

时间:2017-11-17来源:红星新闻作者: 点击:
  

到今天为止,距离替闺蜜挡刀的江歌遇害已经过去378天了。那个温柔善良的江歌,正义坚强的江歌,如今再也听不到妈妈那一声声悲痛欲绝的呼喊。

江歌刘鑫案、杭州保姆纵火:好人总是输,我们怎么办?

反倒是被她救了的刘鑫,一边若无其事开心地生活,一边狡辩“我都道歉了,你还想怎么样”;至于杀人凶手陈世峰,更是消失得无影无踪,据说正忙着聘请最贵的律师替自己辩护。

江歌刘鑫案、杭州保姆纵火:好人总是输,我们怎么办?

好人痛苦受难,恶人却潇洒自在。

不禁想问一句:

这世界怎么了,凭什么好人总是输?

01

有时候,善良会被辜负

还记得杭州保姆纵火案吗?

突入其来的一把大火,烧毁了一个家,还有女主人和三个孩子的生命。

江歌刘鑫案、杭州保姆纵火:好人总是输,我们怎么办?

江歌刘鑫案、杭州保姆纵火:好人总是输,我们怎么办?

而放火的罪魁祸首莫某某,是这家的女保姆。她住着主人家的豪宅,开着主人家的豪车,领着7500块的工资。在她需要钱的时候,女主人二话不说就借给她10万。

对拿自己当亲人的雇主一家,莫某某是怎样对待的呢?

因为赌博欠下的巨债,因为一时的贪婪和邪念,她竟然放了一把火!

最令人心痛的是,在火灾刚刚发生的时候,善良的女主人还提醒她,让她快跑。人心的善良与邪恶,一瞬间体现的淋漓尽至。

人世间最悲痛的,莫过于4条人命和一家人的善意加在一起,终究还是抵不过人性的黑暗。

江歌刘鑫案、杭州保姆纵火:好人总是输,我们怎么办?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好人有好报”这句话好像不那么灵验了。

13年7月24日,实习护士、年仅16岁的胡伊萱好心扶起摔倒在路边的孕妇谭某,并将其搀扶回家。没成想,到家后谭某用安眠药将她迷倒,并供丈夫先奸后杀。

就在几天前,一位高三尖子生罗某将对自己偏爱有加的班主任鲍老师用刀刺死。在学生心目中认真负责的鲍老师,还曾为罗某争取了一份名额有限的助学金。

该是拥有一颗怎样残忍和冷酷的心,才会伤害甚至杀死一个真心帮助过自己的人啊。

真人版农夫与蛇的故事,一次次真实上演。所以才会有越来越多的人说,“宁愿你不善良”、“善良用错了地方,就会招来死亡”……

是啊,我们不得不承认,善良有时候真的会被辜负,好人有时候也未必能得到好报。

就像杭州女主人和自己的孩子,就像本以为只是帮助孕妇的女学生,就像尽职尽责的高三老师,就像江歌。

02

正义也许会迟到,但一定不会缺席

12月11日,江歌案就将正式开庭。

为了讨回一个公道奔波了一年的江歌妈妈,直到今天都没有放弃。她说,每次闭上眼睛,就会想起去见江歌的时候,“女儿后脑勺黑乎乎的一片,全是血”。

也许,她也曾背对凶手,面朝房门呼救,希望有人能听见,希望有人能赶到。

如果,那扇门没有真的关死,一切是不是就会不一样。

江歌刘鑫案、杭州保姆纵火:好人总是输,我们怎么办?

而事件的最大关系人刘鑫,却直到距离开庭只剩一个月的时间,才与江歌妈妈联系。

镜头前的她,丝毫没有歉意,只是淡定自若地说“我都道歉了,你还想要怎样”,又扮作无辜地说“我已经忍很多了”。

江歌刘鑫案、杭州保姆纵火:好人总是输,我们怎么办?

直到江歌替刘鑫去死的一年之后,刘鑫仍然觉得自己只是有点“小错误”,仍然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开开心心地去工作。

大概江歌怎么都不会想到,自己对刘鑫不求回报地好,刘鑫却把一切都当做理所当然,甚至连人命都不在乎。

可正义自在人心,法律会惩戒凶手,道德也不会放过每一个丧尽天良的人。

那些辜负了善意的人,日子一定不会好过。

把公众舆论看的比人命还重要的刘鑫,如今正遭受着公众舆论的抨击,甚至还因此丢了工作。

在镜头前,刘鑫哭诉自己很委屈。可丢了工作可以再找,江歌妈妈丢了含辛茹苦养大的女儿,谁还能替她找回来呢?这又该是一种怎样悲痛的绝望?

江歌刘鑫案、杭州保姆纵火:好人总是输,我们怎么办?

真正的杀人凶手陈世峰,更不会好到哪儿去,等待他的将是漫长的牢狱之灾。

当然还有对帮助过自己的女生先奸后杀的那对夫妻,如今一个判了死刑,一个判了无期。

其实所有的惩罚与代价,在夫妇意图不轨的那一刻,在陈世峰拿起刀的那一刻,在刘鑫紧紧关上门的那一刻,就已经注定了。

正义可能会迟到,但请相信,它一定不会缺席。

邪恶也许会偶尔占据上风,但请相信,它一定不会赢到最后。

03

善良需要有边界,更需要有锋芒

人世间的丑与美,恶与善,总是相交存在的。

就像善良的杭州女主人和保姆,还有江歌和刘鑫、陈世峰。

我们相信人性的善,就像相信春暖花开;可人性的恶,就像春暖花开时偶尔出现的一阵彻骨的寒风,永远无法彻底被消灭。

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学着远离。

远离那些“生活不能自理”、凡事都要找你帮忙的人。

刘鑫的感情事情出了问题,想的不是如何解决,而且找朋友帮忙,可这一帮,就搭上了一条人命。

朋友就是朋友,可以用来救急,但别用来使唤。

远离不敢承担责任的人。

刘鑫有错,但错不在不开门,错在明知道江歌正在遭受什么,却选择视而不见;错在明知道事情因自己而起,却选择了一味逃避。

不敢承担的人,常常会找另一个人做代替品,而且无视后果。

远离极度自私自利的人。

刘鑫在明知道前男友有暴力倾向的时候,没有选择报警来保护自己,而是选择让好朋友江歌卷入这场是非,自己却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极度自私自利的人,习惯个人利益至上,甚至不惜牺牲他人利益。

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也不可无。因为人性的黑暗,永远不可估量。

江歌不知道,杭州女主人不知道,送孕妇回家却惨遭厄运的女学生同样也不知道。

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不要让善良成为恶人欺负我们的理由。

善良要有度,要留给真正值得的人,因为有些人,根本就不算个人。

善良要有锋芒,要能长出锋利的牙齿,因为有时候,太过善良就会被当成软弱。

如果时光能够倒回到一年前的11月3号,那时候江歌没有答应刘鑫入住的请求,或者提早发现陈世峰及时报警,那么善良的江歌应该会顺利读书毕业,然后回到妈妈和外婆身边,过着温柔而平和的小日子吧。

_14C1.jpg

可善良如她,能坚强地挺身而出,哪怕最后的代价是自己永远离开。

她的善良有错吗?没有。

善良永远没有错,也从来不是悲剧发生的原因。真正有错的,是陈世峰、刘鑫那样残忍冷漠的恶人。

我们相信善良,所以绝不会成为像他们那样的恶人,才会在未来前进的道路上,就算遇到再多黑暗,也依然能拥有一点点光亮。

愿无数个像江歌一样挺身而出的人,以后经历的都是美好。

愿无数个像你我一样心怀善意的人,以后遇见的都是太阳。

陈世峰大学老师:他行凶后曾对"日本妈妈"交代后事

随着开庭日期的临近,江歌案更多信息浮出水面。江歌的代理律师告诉红星新闻,案发至今陈世峰方面没人向江歌妈妈表达过歉意或来探望她。“不过,在日本法律中,犯罪嫌疑人即使获得了受害者的原谅,对量刑的帮助也不会太大。”



▲江歌案犯罪嫌疑人陈世峰  图据江母微信号

犯罪嫌疑人陈世峰的经历一度扑朔迷离,引发多种猜测。今日(11月16日),红星新闻从陈世峰的大学老师和好友处独家了解到,陈世峰涉案后曾向一位日本老太太交代后事,这位老太太是陈的“日本妈妈”。 

陈世峰曾是争强好胜的学生,在好友眼中,其人生悲剧并非无迹可寻,“他性格中有压抑的一面,睡着后经常大吼大叫”。 



▲陈世峰 受访者供图

陈世峰老师: 

他自尊心很强,之前生活过得艰苦 

杀人后曾向“日本妈妈”交代后事 

陈世峰去日本留学,是老师林叶(化名)找关系办成的。在华侨大学任教多年,陈世峰曾是她最器重的学生之一。听说陈世峰杀了人,林叶整夜睡不着,做噩梦,“到现在心还在痛。” 

在老师林叶看来,陈世峰是一个自尊心很强的人。“2014年陈世峰从泰国回来以后,找过几份工作,但都不如意,生活过得艰苦。”林叶告诉红星新闻,有一天陈世峰很难为情地找到她,说想去日本读研究生,求她帮忙。“他说自己现在连买一盒点心送礼的钱都没有,一定要考上。”陈世峰当时向林叶说了自己的处境,并承诺日后一定报答。林叶知道陈世峰不会轻易说出这样的话,就答应帮忙疏通关系,让他好好考试。 

老师林叶后来接到了陈世峰父亲的电话,对方在电话里感谢她,请求她一定要帮助儿子。林叶说,那是自己唯一一次和陈父通话,“他父亲说话很朴实。”对于最近有网友猜测陈家有钱有势,林叶认为不太可能,“陈世峰很穷,班上同学都知道,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屌丝’,除了人长得好看点,没别的。” 

2015年下半年,研究生考试前两天,陈世峰突然给老师林叶发微信,说老家的房子失火了,他要回家,要放弃考试。林叶说自己看到房子失火的照片后很替陈世峰担心,但还是劝他“回去也不能做什么,先考完试再说”。 后来,陈世峰参加了考试,顺利去了日本。陈世峰的大学好友也向红星新闻证实,陈世峰家当时发生了火灾,“这件事导致他心神不定,在网上的发言和活动陷于沉寂”。 

大学期间,老师林叶曾介绍陈世峰教一个70多岁的日本老太太学习中文,让他兼职赚钱的同时也能学日语。林叶说,这个老太太对陈世峰特别好,帮他做租房担保,帮他搬家,经常请他吃饭,“甚至借了100多万日币给他交学费”,陈世峰曾说,老太太就是他的“日本妈妈”。 



▲陈世峰和“日本妈妈”    受访者供图

案发之后,林叶和老太太都很伤心。林叶说,日本老太太曾告诉她,陈世峰杀人两天后曾找她交代后事,“当时他称自己犯了严重的事情,让帮忙退掉房子,并把父母的联系方式留了下来。”陈世峰没有告诉日本老太太发生了什么,她也没有追问,“万万没想到是杀了人。” 

“心痛啊,我一手送他去日本的。”老师林叶向红星新闻感叹说,事发后,刚开始那几天她每晚做噩梦,甚至想如果没帮他去日本会怎样。但是,她也知道,这一切没有如果。 

老师林叶说,自己原本打算参加12月11日的庭审,“想知道到底什么原因让陈世峰杀人”,但后来还是放弃了,因为没有勇气面对这一切。 


陈世峰好友: 

他善于和老师、领导打交道 

但内心压抑,有时半夜嘶吼 

陈世峰的好友“南侨十五”(化名)告诉红星新闻,陈在学校十分上进,也很有能力,“对于‘利用规则’显得得心应手,比如考试前的复习,他似乎天生就熟悉考试这一行为的各种套路,通过熬夜看讲义和知识点就能考过。” 

“陈世峰的上进、圆滑几乎是天生的。我们老师和日本老师就一致评价他适合社会生活,他很善于和老师、领导打交道,能对他上进有帮助的人对他印象都非常好。”“南侨十五”说,陈世峰在校时还申请过贫困补助并成功,但他在金钱方面又比较大方。“他总说用钱买时间,他去做活动会叫出租车在门口等他,宁愿多花点钱。” 



▲陈世峰和同学的合影   受访者供图

“南侨十五”回忆,陈世峰几乎没有向家里要过钱,“他都靠做家教或者打工挣钱当生活费。他家应该不是经济实力特别雄厚的家庭,至少陈世峰自己能从家里得到的经济援助不多,同学四年从没听到过他说‘家里给我打钱了’这样的话。” 

在“南侨十五”看来,陈世峰之前从没做过什么出格或让大家感到意外的事,“除了这次杀人。”此外,他提到陈世峰半夜经常嘶吼,“大吼大叫,我觉得他内心很压抑。”“南侨十五”说,陈世峰很好强,如果对方不同意他的观点,他听不进去也不容许别人辩解和反驳。“有很多次,他会突然朝着电话那头的人莫名大喊大叫。” 

一次毕业时的酒后谈心中,陈世峰告诉“南侨十五”,他在大学交过很多女朋友,但都无法投入。“他告诉我,谈恋爱多是抱着玩和炫耀的心态。”“南侨十五”称,陈世峰曾说自己十分憎恶出轨行为。 

好友对陈世峰的评价: 

在日本选学校时,看不起一般的学校和专业 

“人前表现出来的优秀,源于内心自卑的反扑” 

“南侨十五”告诉红星新闻,在日本临近语言学校毕业时,陈世峰选学校时很看不起一般的学校和专业,一心想走汉语教育这一条路。“他对那种混文凭的专业根本不考虑,但陈世锋的日语只有N3水平(中等),进好的学校有困难,院长为此多次找他谈话,但他很固执。”后来,陈世峰前往大东文化大学,读汉语研究科。 

2015年,“南侨十五”去日本见过一次陈世峰。当时的陈世峰已经变成长发束辫的形象。“除了发型和气质,当时没发现他在性格上有太大的转变,总体给人一种更‘社会’的感觉。” “南侨十五”称,当时并没听陈世峰说起刘鑫。 

一位名为“枯荷别居”的网友在网上发帖称,她曾和陈世峰在日本见面,当时在外吃晚餐,点了一种日本啤酒, “陈世峰开始对此进行详细解读,那是把众人当作文盲一样普及基础知识的某种优越感”。“枯荷别居”列举了当晚三个用餐的细节,试图解读陈世峰的心态。“南侨十五”对红星新闻称,自己认识这位发帖的网友,他对此表示:“陈世峰努力在人前表现出来的优秀,往往源于内心自卑的反扑。” “南侨十五”觉得陈世峰“有能力”,但对同学之间的情谊并不热心。 

2016年,他和陈世峰有过一次语音聊天。陈世峰当时在打工挣生活费,聊天时他语气平和,没有提及感情。几天后,“南侨十五”看到一条新闻:江歌在日本家门口遇害,陈世峰被捕。 

他再去看陈世峰的微信朋友圈,只剩一条黑线和一句系统提示 :该朋友暂未开启朋友圈。
陈世峰说刀是江歌随身带的 刀柄却未发现她的指纹


被害人江歌



陈世峰

近日,日本女留学生江歌遇害案备受关注,去年11月3日,24岁的中国留学生江歌在东京的出租方外被害,嫌疑人是其室友的前男友陈世峰。该案将于12月11日在日本东京开庭审理。 

16日晚上9点,封面新闻记者联系上江歌母亲代理律师、日本大江洋平律师事务所的大江洋平律师,就舆论关注的热点对他进行了专访。据大江洋平透露,行凶刀具是一把全长19.5厘米的水果刀,刀柄上残留有陈世峰的指纹,暂未发现江歌指纹。 



江歌遇害的事发现场。

封面新闻记者:有媒体报道称,嫌疑犯陈世峰供述行凶刀具属于江歌,这点属实吗? 

大江洋平:是的,据陈世峰供述他不是提前预谋,刀并非事先准备,而是江歌带在身上的。 

封面新闻记者:案发现场是否发现了行凶刀具呢?这是一把怎样的刀,能否描述下? 

大江洋平:在案发现场并没有发现完整刀具,只有一半,也就是残留的木质刀柄,直到现在也没有找到杀人的那柄刀刃。通过比对刀柄,警方确认这个刀柄来自一把全长19.5厘米的水果刀,并有刀套。 

封面新闻记者:那目前有证据证明行凶刀具究竟属于谁吗? 

大江洋平:警方在残留的刀柄上找到了凶手陈世峰的指纹,暂未发现江歌的,因此目前尚不清楚这把刀是谁的。 

封面新闻记者:您提到刀柄上没有江歌指纹。如果这把刀是江歌的,她在购买时肯定触碰过,应该会有指纹。是否可以理解为行凶刀具是陈世峰携带的? 

大江洋平:根据多年的律师经验,并不是每一次触摸都会留下指纹,很多时候并不会有任何痕迹,因此仅凭这个不能完全判断刀来自陈世峰。但是我们目前仍努力让陪审团相信,这把刀是陈世峰携带的。 

封面新闻记者:行凶刀具归谁,是否会对陈世峰量刑有较大影响? 

大江洋平:会。刀是谁的,在这个案件中非常重要,至少能说明陈世峰是否预谋。而在量刑上,有计划杀人和临时起意杀人也有较大差别,假设刀是江歌的,陈世峰可能会判15年,但如果刀是陈世峰的,那么可能20年。 

封面新闻记者:江歌母亲希望陈世峰判死刑,在目前所掌握的信息基础上,您认为这个诉求可能实现吗? 

大江洋平:比较困难。作为她的辩护律师,我们肯定尽力为她的诉求做准备,但在日本的现行法律条件下,要判决陈世峰死刑还是比较难。通常来说,遇害人数达到两三个及以上,才有可能被判死刑。 

封面新闻记者:江歌母亲抵达日本后,进行了街头征集签名,呼吁判凶手死刑,您认为这个行为会对判决产生影响吗?

大江洋平:从直接影响来说,几乎不太可能;但从间接方面,其造成的社会舆论及效应,有可能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凶手的量刑。
最新评论 共有条评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