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内容
  • 温哥华开启夏天模式 一大波免费活…

    终于结束了上周阴雨绵绵的天气,温哥华终于开启了夏天模式。夏天就意味着一天到晚的疯玩,温哥华的夏天这么珍贵这么好,一天也不能浪费掉。可是出去玩是不是就意...

  • 移民女孩自述:最差劲的中国人与…

    文/MariaLiu我并不是在美国长大的。可总有法国人说,我那咧到耳根子的笑容,一看就知道是美国人。而中国人也从来不觉得我是他们其中的一员——虽然没有...

华裔女生酒后被男友强奸 校方只罚男方写检查

时间:2017-09-13来源:超级生活作者: 点击:
  

安省一位品学兼优的华裔女学霸去年酒后惨被男友强奸,并且造成大量出血。学校花了3个月时间调查后,结果只是轻判男生罚写一篇2000字文章及停学数月,令到受害者的心灵和自尊再次受到伤害,如在伤口上撒盐。震惊失望之余,这位华裔女生选择报警,并将校方告上人权法院。

事件到底是怎么回事?

23岁的珊沁(Shan Qin,译音,姓隐去)就读安省理工大学(University of Ontario Institute of Technology,简称UOIT),不但是学生会主席,并且已经收到一间温莎市法律学院的录取通知书,一切都非常好。

除此,珊沁还是大学划艇队的成员,正是在划艇校队里,珊沁第一次遇上她男友。

图:珊沁和男友第一次相识于校队

珊沁本来认为这是一名“好男友”,可以付托终生。

图:珊沁和男友合照

不过,一切因为那一晚而改变。

酒后被男友强奸

事情发生在2016年8月14日,珊沁的男朋友陪同她一起去温莎大学进行训练。

第一个晚上回到酒店,珊沁说她喝两杯酒,感觉头晕。

珊沁称,她在晚上某个时候醒来,发现她男朋友压在她身上.....

但不知何故,她不能保持清醒,珊沁对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几乎没有什么记忆。

她的记忆只是清晰记得第二天早晨发生的事情。

珊沁说:“我那天醒来觉得真的很酸痛,我揭开被子看看,发现下面全被血覆盖。”

珊沁于是到安省奥沙华市的一间医院检查,医务人员在超声波(B超)检查后发现珊沁的阴道撕裂。 而药房记录显示,珊沁已经开了各种药物来阻止下体不停流血。

珊沁说:“我很震惊,很困惑,我没有意识到这种事情会发生,特别是亲密的伴侣。”

男友承认事前没经同意

在接下来的一周,男朋友一再否认做了错误行为,不过最后他还是承认做错了。

图:珊沁与男友的短信记录

“男友”还为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道歉,并且承认事前没有得到珊沁的同意。

根据加拿大法例,任何没经同意的性接触都属于性侵。

性侵按程度分三个级别:

一级性侵:受害者涉及轻微人体伤害或没有受伤。

二级性侵:指携带武器、威胁以及造成人体伤害。

三级性侵:导致人体伤害,致残,毁容或危及受害人的生命。

校方冷待事件

珊沁说,她当时决定不去警局落案,而是向大学UOIT提出投诉,认为校方会根据性侵校规进行调查。

图:位于多伦多东面奥沙华是的安省理工大学

但一个月后,学校通知她,调查将根据学生行为守则,而不是针对性侵这个方面。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中,珊沁收到了学校的两次来电。珊沁称,校方不断询问她是否真的没有同意,尽管第一次与学校安保会面时,已经记录了整个事件的经过。

此后,校方再没有与她联络。

珊沁说:“整件事情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与我没关似的。”

罚酒三杯

花了三个月调查。学校最终裁定她的“男友”违反学生行为守则,因为他未经同意就从事性行为。

校方对男生处罚如下:

1、写一篇2000字的论文,关于如何尊重的话题,清楚地表达性行为“同意“的含义 ;

2、暂停大学课程,直到2017年底;

3、暂停参加所有大学运动队,直到2017年底。

看到这个处罚,珊沁彻底震惊了。对于第三个处罚,校方还是让他完成4天的划船比赛后,才开除出校队。

珊沁称,这只是非常轻微的处罚,罚酒三杯。。。

“男友”还上诉

对于如此轻微的处罚,“男友”还因为不让他上课,表示接受不了,还提出上诉。

结果,上诉过程又花了三个月时间,珊沁被要求提供更多的记录,包括从药店,医院以及朋友参考角度。

珊沁还被要求在聆讯前完成问卷调查,其中包括以下几个问题:

1、那天晚上喝了什么酒?

2、你多久喝一次酒?

3、你对“男朋友”没有陪你去医院有什么感受?

上诉完毕,学校坚持原判,不过,在半年的调查过程,珊沁遭受了另外一种创伤,这次受伤不是肉体, 而是心灵和自尊。

人权投诉

2017年5月,珊沁将校方告上人权法院,认为学校“性侵投诉调查的政策与做法”,令到珊沁“情感、心灵受到伤害,自尊受伤”。

珊沁表示,提出申诉是因为她希望学校调查应该以幸存者为中心。

专家说,在大学校园进行性侵调查时,有很多工作要做。

温莎大学的女性和性别研究教授Charlene Senn称:“幸存者很难向前进,因为她们必须通过校园的多个程序,幸存者觉得,她们的声音没有真正被聆听,这是一件非常难过的事情。”

美国2003年发表的一项研究报告指出,在大学生涯中,大约有8%-35%的女大学生受到性侵,但是尽管比例很高,但大多数人不愿意向警方报案。

包括Senn在内的专家说,这个数字在加拿大接近30%。当如果涉及到性侵的法律定义时,这个数字会高得多。 在大多数情况下,受害者清楚知道谁是性侵者。

珊沁最初没有去警方落案,但在2017年3月,珊沁决定在温莎市警局正式报案。

警方目前正在进行调查,暂时没有提出起诉。

最新评论 共有条评论信息